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游戏

华融普银或欠40亿巨债两千投资者踏上讨债

发布时间:2019-10-22 06:41:08

华融普银或欠40亿巨债 两千投资者踏上讨债路

对华融普银的投资者们来说,最近半个月他们的心情如同坐上过山车一般,从失望到希望再到绝望。

10天之前,遭遇延期未兑付的华融普银投资者们前往华融普银公司讨要说法,华融普银前法人代表魏薇向前来讨债的投资者们表示,公司正在想办法处理资产,资产价值可以覆盖投资者的所有债务。不过魏薇亦表示:“(客户)能拿到多少,我们没有足够的把握,无法刚性兑付也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

对于这些资产是否有足够大的价值来覆盖华融普银的债务,投资者们表示怀疑。于是他们将矛头指向了他们认为的华融普银母公司——中房集团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房联合集团”)。

5月27日,几十位华融普银的投资者来到华融普银讨债,在多方协调后,投资者代表与中房联合集团董事长赵安稳展开了长达10个小时的谈判。不过,最终中房联合彻底撇清与华融普银的关系。称其与华融普银的股东中房能科无关联。中房能科为中房联合集团前副总裁李明以个人身份成立的公司。

目前,华融普银的直接相关方中房能科的负责人李明不知所踪。有消息称,李明仍在四处筹钱。21世纪从多个渠道获悉,华融普银未兑付募资总额至少为40亿元。

兑付之路漫漫

华融普银的危机最早开始于2月中旬。其时,华融普银旗下“华融普银基金-中国城市建设山东高速项目”(以下简称“山东高速项目”)被曝出项目未专款专用且到期未兑付的消息。随后华融普银“新发地系列项目”中部分项目亦出现延期。

到期未兑付事件发生后,不少投资者就走上了漫长的讨债之路。

10天前,负责华融普银及华融银安资产整理的魏薇向焦急的投资者及三方表示,她正在整理华融普银与华融银安旗下的资产,拿回来的钱,为客户兑付本金及利息。

据魏薇介绍,现在华融普银及华融银安的资产有些是可以直接卖掉,有些是可以卖掉股权。“所有的募集项目

,现有资产将来能够覆盖。集团公司先拿出资产处置,兑付给客户,华融普银的资产再补给给集团公司。”

不过魏薇曾承诺华融普银及华融银安现有资产将来能够覆盖所有的募集项目,但其在随后还表示:“(客户)能拿到多少,我们没有足够的把握。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有关部门对刚性兑付也有一定的反对,无法刚性兑付也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

21世纪在5月21日获得的的消息是,中房能科同意拿出处置的资产包括昆山钢锋房地产项目、新发地空港农产品仓储中心、石家庄蟠龙湖龙湖水苑项目、亦庄项目等6处资产用来处置。

对于上述举措,有投资者表示,在今年地产大萎缩的背景下,华融普银的资产能否顺利处置,能够置换多少现金都是一个未知数。而后,有投资者告诉21世纪,魏薇将在6月28日离职。

由于对于这些资产是否有足够大的价值来覆盖华融普银的债务抱有怀疑态度,加上担心魏薇离职可能造成人去楼空的情况。于是,他们把矛头指向了中房联合。

5月27日,对于在华融普银呼家楼办公室的投资者来说,他们经历了无望又挫败的一日。

经过几周的努力,投资者代表与中房联合集团董事长赵安稳首次谈判兑付事宜。但从早上10点到晚上7点,谈判无果。

谈判中,赵安稳撇清了中房联合和华融普银的关系。“中房能源是李明以个人身份成立的中房能科公司,与中房联合集团没有关系。”赵安稳对投资人表示。

不过华融普银的投资者们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他们认为在华融普银此前在一系列的产品推介材料中,均表明自己为中房联合集团下属公司。

一位三方销售人士向21世纪表示:“我们最害怕中房联合集团与华融撇清关系,若真像赵安稳所言,我们从哪儿要债?”

资料显示,李明此前担任中房联合集团的副总裁,中房能源为华融普银的实际控制人。目前包括中房联合集团、华融普银,均无法联系到李明本人。而在10天前,魏薇还告诉投资者,李明在四处奔走寻求民间资本帮助还债。

谈判无果,北京市****开始介入此事,分别向华融普银和投资人双方了解情况。最新的消息是,相关部门已经传唤了李明,而李明正在四处筹钱。

一位三方销售人士告诉21世纪,加上山东高速项目在内,华融普银名下约有40亿募资。可以想到,随着****的介入,近2000名投资者要债的漫漫长路才刚刚开始。

21世纪就兑付问题咨询一位知名私募律师。该律师认为,从过去经验来看,此类兑付危机很难有人兜底,需要投资者自负损失。除非金融机构对自然人“刚性兑付”,但刚性兑付并非强制要求。

图为华融普银出具的承诺书(来源:21世纪)

大规模兑付或将爆发

华融普银旗下的项目包括东岚临高速BOT 项目、新发地芽菜、新发地仓储、新发地冷冻等项目。其中有不少项目出现了超募的情况。

21世纪在调查中发现,为了增大募集量,项目认购起点一降再降。例如,新发地芽菜项目基金规模为2亿元,认购起点由最开始的100万变为之后的20万。

另一款名为“京西北农产品仓储物流中心建设基金”的项目,总募集规模为6亿人民币,一期为3亿元。认购起点在后期则变为10万元。

21世纪了解到,这些项目中山东高速项目规模最为庞大,预期募集6亿资金,但实际上募集金额超过20亿元。

而今,华融普银的这些大项目开始陆续到期。其中山东高速项目已于今年3月到期,随后华融普银与投资者签订了3个月延期函。此外,华融普银的新发地等其他项目也将陆续到期。未来到期的还有“阜外医院成都阜外国际医疗中心”项目等。华融普银兑付潮或将在6月集中爆发。

一位三方销售人员告诉21世纪,华融普银未兑付募资约40亿元。而21世纪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至今未兑付募资约为45亿元。

最近几个月,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涌向朝阳区呼家楼的京广中心—华融普银办公所在地,希望讨要一个说法。

在投资者讨要本息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直投或者第三方公司总是能收到各种朦胧的利好。“譬如要在本周兑付一部分利息;又如本周内要不论出价多少,再如中房联合已经拨款给华融普银……”

而这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消息给三方人员与直投客户时而带来欣喜,更多时候则失望。而在这个链条上的所有人,都充满着焦虑和担忧。在经历了5月27日的挣扎反抗后,投资者及三方不得不接受梦魇的开始。

有知情人士私下透露,华融普银涉及客户数超过2000人,即便是第三方人员,包括财富中心,银行等,也有近1000人。

两岁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宝宝脾虚的表现

内蒙古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江西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鄂尔多斯整形美容手术
内蒙古治疗白斑的医院
江西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