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星座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四百六十章落幕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6:43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四百六十章落幕

然而下一刻,似乎结局便已经要揭晓了,面对锐雯那一剑,亚索居然没有做出任何躲闪的举动,正相反,他的神情越发冷冽,脸庞上的一道刀疤衬托着他坚毅的面孔,更是散发出森然的杀机。

他没有退,他也不会退!

这一刻,朱宇君仿佛体会到了亚索的那种心情,从他坚定的眼神中,他仿佛看到了所有他想看到的东西。

“我曾经背井离乡,背负沉甸甸的罪名,由疾风道馆年轻一辈的瞩目之人变作了可悲的叛逆;我逃了一辈子,我的兄长为我而死,家破人亡;我亲手杀了我的师兄师姐们,我埋葬了所有的过去!”

“我不是贪生怕死,我只是不想怀着耻辱而死!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洗刷我的耻辱,证明我的清白,所以这一刻,我不想逃了。”

“我累了,我只想要一个结局——一个清白。”

“因为只有无罪之人,方可安睡!”

“接下来,面对疾风吧!”

亚索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吼出了那五个字,狂风陡然间大作,整个山巅的林木在这一刻都尽数摇动了起来,无数叶片席卷,在天空中骤然化作了一道龙卷剑气!

但是这一道剑气来得却还是太慢了,此时,锐雯手中的巨剑已然触碰到了亚索的肩头,并且横贯了他的脖颈。

那散发着苍凉厚重的绿色光芒的符文巨剑分明是一件无坚不摧的神器,在朱宇君看来,莫说是肉体凡胎,怕是连一栋小山在这一剑的面前也要顷刻间断裂开来。

“亚索输了?”朱宇君的内心里升起了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有些难受也有些失落。

他希望锐雯赢,但是又不希望亚索输,更不希望一切就这么草草了结,然而实际也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面对锐雯这一剑,亚索虽然并未闪躲,但他身上陡然间升起了一团飓风却是陡然间便将那劈来的巨剑吹开了。

“纳尼?”朱宇君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很显然,这分明就是游戏中亚索的被动——向死而生(风盾)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亚索绝不会这么轻易战败!”朱宇君忍不住捏紧了拳头,他的心轰隆隆燃烧了起来,那是对于这个英雄发自内心的热爱。

锐雯见自己这一剑没能伤到亚索,脸上也不由自主笼罩上了一层惊容,下一刻,龙卷剑气已然向她席卷而来,将她的身子重重地抛向了天空。

“狂风绝息斩!”亚索发出了一声深圳云霄的怒吼,他的情绪在这一刻尽数倾注在了这一剑中,他的整个人都仿佛有了升华,散发出凛冽的风压。

他手中的剑刃撩动起漫天的狂风,飞天而起,化作剑刃向着瑞雯切割而去。

“家破人亡!可忍?”

“荣耀被剥夺!可忍?”

“戴罪流亡!可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发出狂暴的怒吼,像是质问,更像是对自己的怒火毫无保留地宣泄。

面对他打算花费半生追索的敌人,他的精,气,神在这一刻已经完美地融会贯通,凝聚在了一起。

无数道剑光切割在锐雯的身上,在她的衣甲上切割出了数不清的伤痕,但锐雯身上穿着的铠甲居然也并非凡物,在亚索如此狂暴的攻击之下,居然仍是牢牢地护住了她的全部要害。

锐雯在暴乱的疾风剑气中像是飘摇的小舟,但是她的一柄大剑仍然挥舞得水泄不通,就算是亚索一时间也根本破不开她的防御。

现实毕竟不是游戏,朱宇君很理解现实中的狂风绝息斩绝不会像游戏中的那样,任由他人攻击而自身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毕竟现实中的人可没有血条,若是被人在脖子上抹了一刀,无论是黄金强者还是凡人,都将立刻毙命。

“很强的对手,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一生的追索才更有意义啊!”亚索狂笑了起来,一壶酒凭空自他的手中飞出,转瞬间便被暴乱的剑气切割成了粉碎。

但是那醇香的酒液却在这一刻稳稳地落入了他的口中,使得他的脸色变得微红了起来。

随着火辣辣的酒液入喉,他的精,气,神在这一刻已经完美地融会贯通,凝聚在了一起。

朱宇君在这一刻居然也是心潮澎湃,因为他想起来了亚索经常说的那句台词——生命中有三件必经之事,荣誉,死亡,还有宿醉。

他很清楚,亚索现在的所有追求都要完成了。

荣誉——洗刷冤屈!

死亡——生死之战!

宿醉——浊酒入喉!

他一个踏前斩踏风而行,身形灵动飘逸,周身疾风环绕,身法迅捷到了一个顶点,锐雯只能隐约察觉到一道蓝光闪过,他就已然出现在了瑞雯的面前。

“斩钢!”他的声音冷漠,从混乱的气流中传出,紧接着,一道朴实无华的剑刃就已经直直刺出。

无法躲避!瑞雯瞳孔一缩,立刻举起大剑横扫,她虽然此时被这一道斩钢所锁定,无法规避,但她却绝对不相信亚索能真正地做到与她正面抗衡。

这无异于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难道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瑞雯心底闪过了一丝疑惑,但生死之争面前,也容不得她分心,只能全神贯注,谨防对方有什么后手。

“锐雯能不能应付得了亚索这一剑?”朱宇君心底升起了一丝疑惑,虽然相隔一个屏幕,但那真实的战斗场景简直让他感觉身临其境一般。

在游戏中,同等操作水平之下,亚索打瑞雯顶多只能四六开,尤其是在亚索又面临了大削之后,对于这一点,曾经被不少锐雯教育过的朱宇君自然是心知肚明。

但是亚索的这一剑简直是太惊艳了,惊艳到区区一记普普通通的斩钢闪,就让他感觉到了生命尽头所绽放出的极致光彩一般。

然而面对着朴实无华的一剑,锐雯刚想正面迎上,但在最后一刻居然产生了一种抵挡不住的预感,面带惊骇之下,随即猛然间一个横跳舞动起瑰丽多变的剑舞。

无数道剑气随着亚索这一剑席卷而来,但锐雯居然在亚索挥出的疾风剑气中灵活地穿梭着,偶尔硬碰一下,虽然偶显颓势,但居然仍有游刃有余之感。

“这是折翼之舞!”朱宇君眼前一亮,立刻叫出了这招的名字。

“我没有嫁祸给你任何罪名,但如果那些事是我诺克萨斯人办的,你来找我复仇也理所应当!”瑞雯的脸色冰冷如同一个战争机器,缓缓说道。

但是亚索却明显并不相信,甚至可以说他相不相信已经早已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无论如何,他们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再也没打算停下来。

“到现在,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无论是不是你,一切都将随着我生命的终结,化作清白或黑浊!”

他咬着牙,偏头躲过了锐雯一道剑气斩,踏前斩再度发动,直接欺身到了瑞雯的身前。

锐雯横抬巨剑挥洒而下,身形不退反进,在她剑刃的边缘,更有碧绿的光芒凝聚,化作了一道隐隐透出的剑气斩,锋芒毕露!

向死而生!

护盾升起,环绕着他的身躯,亚索咬着牙,身上崩开了无数个细密的血口,血水从他的身上流出,染红了他的衣衫,显得他越发的狰狞无比——他已经在拼命了。

瑞雯猝不及防,没想到亚索居然这么凶猛,但她骨子里的悍勇却丝毫不逊色于任何须眉,猛然一道勇往直前,不退反进,周身护盾环绕而起,符文大剑边缘的剑气斩终于凝聚而出。

震魂怒吼!

锐雯发出了一声大喝,亚索登时陷入了眩晕状态。

“结束了.....

,并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血沫从嘴角不断溢出,含糊不清地自语道:“咳咳......”

夕阳下,锐雯的脸色却反而显得越发宁静且祥和了,她看着身后那个跪倒在地,已经没了气息的男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赢了。”

噗通——

朱宇君茫然地看着屏幕,已经结束了开始播放工作人员序幕的黑白屏,他的心底仍然沉浸于震撼中,久久不可自拔。

山东性病医院排名
宿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宝鸡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山东治疗性病的医院
宿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