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时尚

柳岸自家的難自家為微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05:28

  儿子东平回家的时候,天才擦黑

  望了眼屋内,东平长舒口气,甩动了一下酸胀的手臂,推车进了家门

  家中,只有一只小灯泡在闪烁灯光昏黄,映照得屋内影影绰绰不过,闭上眼,略微装了会瞎,再睁开,屋内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刚停下车子,母亲冬冬从厨房走了出来

  看到东平,即刻笑着说道,可回来了说完,扭头冲着屋外喊道,吃饭啦,平子回来了

  话音还在夜空中飘荡,陡地传来一声回应,来了跟着,一阵跺脚声,和一声闷响,“咚”,估计说什么东西丢在了地上

  待一切归于平静,门口陡地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

  这正是东平的父亲东民

  东民扫眼屋内,见到桌边的东平,笑哈哈地问道,怎样

  今天是高考放榜日,东平去学校,接了成绩单

  见问,东平头一摇,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地小声回道,不蛮理想

  东民一听,满脸的笑容即刻僵持在了面上没过一会儿,又显了难色张了张嘴,却还是强挤出一丝笑来,问道,究竟多少

  东平听了,将头埋得更低了却还是磨磨蹭蹭地掏出成绩单,默默地递给了东民

  那双眼睛,却始终看着地面

  一旁的冬冬,见了父子俩这样的举动,并没得什么反应,脸上始终挂着笑,并未有一刻减少

  这并非是做母亲的心狠,实则对冬冬来说,这样的场景,在娘家,冬冬看得太多了

  冬冬有两个哥哥,读书都很上道七九年,大哥考上了;八二年,二哥也参加了高考可就因为两分之差,搞得二哥神志不清,终日手上拿了张纸,口中一个劲地喊道,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后来,父母积攒了几个钱,送二哥去了沙洋精神病院医治

  回来后,二哥虽不再叫唤,却整日背着个书包,笑嘻嘻地跟父母说,我去上学

  这一走,就是多日

  等到再回家时,头发、胡子一般长,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

  父母见了,也不好多说,只是耐心地伺候

  现在,轮到自家儿子了,冬冬也不多问其它,只问身体好坏

  至于学习成绩,一切由己发展冬冬也不去追问,更不给他定什么目标

  感觉手上一轻,东平叹息一声,才回道,唉,只够二本

  见到递过来的成绩单,东民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接了过来,走了几步,迎着灯光,正想仔细看,却猛听东平说“只够二本”,东民一愣,即刻堆起笑,忍不住骂了句,狗日的,害老子瞎操心说完,还是去看当看到单子上的分数时,东民惊呼道,五百四十分啦

  冬冬一听,连忙接话道,比你大舅伯强多了

  东民转过头,好奇地问,多少

  冬冬想了想,迟疑地回答道,好像是三百二十分

  东民却不屑地道,才这点

  话语中,已透了鄙夷

  东平却叹息道,现在的竞争多激烈

  冬冬瞪了东民一眼,却还是实话实说地道,听大哥回来说,他的分数,在班上,还算高的哩说着,看着东平,问道,你打算怎么搞

  东平侧头看着母亲,笑着回道,去读

  冬冬又问,选好学校了吗

  东平想了想,答,武汉纺织工业学院

  冬冬一听,喜上眉梢,连声说,好好好看了眼东平,又道,早点减轻负担

  东民却冷哼一声,不满地道,没主见转头瞪了一眼冬冬,又扭过头,看着东平,鼓动道,不想复读

  冬冬一听,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说出声,扭头去看儿子东平

  东平听了,摇一摇头,决绝地说,不了迎着东民那火热的眼神,又道,像妈说的,早点减轻你们的负担

  东民皱了下眉,笑哈哈地走过来,坐在东平身侧,依然笑哈哈地说,前些天,你宁夏的幺叔回来,听了我说你读书的事,你幺叔满口答应,说你要要钱,他愿支援五万说着,头一仰,豪气地道,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去复读又低了低头,望着屋外,憧憬地说,明年,争取放个卫星,考上北大、清华说到这儿,又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这一切,都已近在眼前,犹如探囊取物,只要一伸手,当可毫不费吹灰之力,定可取来

  冬冬一听,不屑地撇撇嘴,转身进了厨房

  东平侧头看着东民,冷冷地道,你信

  东民一愣,却还是信心满满地道,你幺叔亲口跟我说的,这能有假

  东平一伸手,大声道,拿来

  东民疑惑地看着东平,问,什么

  东平答,钱啦

  东民嘿嘿一笑,说,你幺叔说,等他回去了就给

  东平缩回手,站起身,看着东民,说,等他寄来,我再去复读

  东民也站起,紧追一句,那你现在

  东平跨出板凳,朝厨房走去走到门口,转头道,去上大学

  东民张大嘴,“啊”了一声,惊呼道,还是去读啊

  这时,从厨房中传出冬冬的戏谑声,把你哄得卖了,你还帮他数钱哩

  话音未落,人已走到了厨房门口,看了东平一眼,递过手中的菜碗,又道,当初,平子读书那为难,他回来,没说给个二十三十现在,说给五万,你信说完,转身又去了厨房

  东平端着菜碗,走到桌前,放下,看着东民,笑着劝道,自家的难,自家为见东民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东平又道,爸,跟你打个赌

  东民疑惑地问,什么赌

  东平答,就赌幺叔能不能寄钱来见东民并不吱声,东平又道,要是寄来,你打我二十下要是没寄来,嘻嘻嘻,叫我妈打你二十下

  这时,冬冬端着菜碗,来到堂屋,听了这话,放下菜碗,不屑地道,我才懒得打他看了眼东民,又道,你爸这一生,就是没得头脑,这么随口打哇哇的话,他也信

  东民听完母子二人的话,颓然地坐了下来,口中只在一个劲地唠叨,不会吧这红口白牙的,还能有假

  母子二人一听这话,对视一眼,也不再理会东民,双双进了厨房

  多年后,东平都大学毕业了,都去上班赚钱都有几年了,可幺叔曾许诺的那些钱,却还在路上旅行呢

  这之中,幺叔也回来了几回,却再也不提钱的话

  年节时节,一家人团坐在一起,母子二人隔三差五,伸出两根手指,直在东民眼前晃悠

  那意思也很明白,就是说,你输了,那二十下正等着你呢

  东民见了,只是嘿嘿笑个不止头上的头发,都抠断几根嘞

  2019年4月4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共 22 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精彩的小小说开篇通过参加高考的东平在得知成绩后一家人的不同表现,其中穿插了母亲冬冬的二哥因高考失败而致神经失常的往事,作家长的都盼望自己孩子出息,寄予厚望,甚至幺叔信口说的话让东平父亲东民当了真,因此,他甚至想让儿子复读再考名校,当然最后理性的儿子选择了那所二本院校,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今天那所大学已是重点大学了富有戏剧的是幺叔始终没能兑现他的承诺,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皆大欢喜通过这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参加高考的事儿,表现了普天下父母望子成龙的良好心愿,和父母“自家的难,自家为”的担当与,也警示我们高考不是成功惟一路径,做好人一切顺其自然才是根本本文语言朴素,行文流畅,生动的故事情节,个性化的对话表现人物性格,佳作推荐赏阅【:鲁紫苏】

  1楼文友: 08: 8:59 很有教育意义的小小说,感谢分享柳岸,问候作者,祝创作愉快

  回复1楼文友: 09:19:07 多谢精彩,问好老师

  2楼文友: 11: 2:50 欣赏老师精彩的微小说言不信者行不果,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向老师问好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回复2楼文友: 16: 6:18 多谢,问好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什么好
老年人骨质疏松怎样食补
肾亏抗衰老有什么小秘诀
冠心病必备药物可以用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