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时尚

焚天剑帝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天灾虫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2:00

焚天剑帝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天灾虫

跟随着沈南燕,秦冲来到了城外一个很是偏僻的地方。

这里,有两个奇怪的大坑。

其中一个里面,趴着一个长满触手,模样凶狠,散发出残暴气息的魔兽。

正是悲鸣虫!

到了这里,秦冲的心中重重一沉,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下。

悲鸣虫明明就在眼前,可他却没有任何感应。灵魂契约,相当于是灵魂链接在一起

,现在居然被斩断,让他难以置信的同时,又生出浓浓的恐惧。

最让他愤怒的是,两人到来时动静那么大,悲鸣虫居然假装没有听到,还在装睡!

这说明什么,说明一人一兽之间,已经产生了隔阂,难以弥补的隔阂。

可不久前悲鸣虫还拼死来救他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一个好好的魔宠,变成这副模样。

虽然它的身体只是微不可察的动了动,秦冲却已感觉到了。两者之间太过熟悉,哪怕没有灵魂契约,他也能知道它在想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

熟悉的魔宠变成这样,秦冲只觉怒气直冲脑门,阴沉着脸低吼道。

这种感觉,竟让他的内心都开始咆哮起来。

“你以为你装睡老子就拿你没办法了吗?难道你忘记了我和心瑶是如何训练你的?当初的你可不是这样,你猥琐、狡诈、让敌人胆寒,可如今为何却变得胆小了?”在悲鸣虫身边走来走去,秦冲就像是一个震怒的长辈,不停的唠叨。

那时候的悲鸣虫何其渺小,它只能装可怜,才能战胜敌人。

如今它变得强大了,甚至比主人还强。可如此,就让它叛变了么?

“师姐,你先出去下吧。”无论秦冲如何狂嚎,悲鸣虫就是不理会,假装没有听到。

无奈,秦冲只能先将沈南燕支开。

直觉告诉他,这只虫子,身上肯定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故。也许就像一些魔宠一样,在产生了灵智之后,会有叛逆心理。

“小心。”沈南燕点了点头,森冷的看了悲鸣虫一眼。

现在情况不明,她不能走太远,只要秦冲一呼救,她就会赶来支援。两人合力,想必逃生还是有希望的。

“我知道了。”秦冲道。

待得师姐离开,秦冲才长叹一口气,走到悲鸣虫的正面,神色复杂的道:“行了,你也不用伪装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可我能清楚的知道你抹去了我施加在你身上的契约印记。”

这是秦冲最惊骇的地方。

魔宠抹除契约印记,简直骇人听闻,至少在他的印象中还从未听过。

“对我来说,你是战斗伙伴,不过既然你想自由,我也不会阻止。我只想听你解释下,为何你会在一夜之间消沉。”秦冲一屁股坐了下来,有些难过。

“嘶嘶。”

秦冲一个人在那里唠嗑了半天,悲鸣虫终于睁开了眼睛。

它睁眼的刹那,秦冲分明感觉到两道如有实质的精芒一闪而过,似乎是要将他的身体穿透。

那一瞬,他毫不怀疑,悲鸣虫已产生将他除掉的想法。

“我……我记忆恢复了许多,我……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任何人类……”睁眼之后,悲鸣虫象征性的嘶鸣了两声,而后竟发出与人类相似的声音!

它,居然已可以模拟人的话语!

虽然对于人类的语言,它说得还不是很熟悉,说话断断续续,很是吃力。但一切的一切,无不说明它在变异后已拥有独立的思想。

这样的变化,哪怕是当初的悲鸣虫王,也没有发生过。

艰难的开口,让秦冲和悲鸣虫变得十分陌生。

“那你到底是什么?”始料未及的变化,打乱了秦冲心中疑惑。

悲鸣虫嘶鸣了两声,道:“我……有一个很长的远古名字,但我不……能告诉你,我有个称号,叫做天灾之种,你可以叫我……天灾虫!”

说到这里,悲鸣虫甩了甩头,显得有些痛苦。

那个名字对它来说,就像是一颗巨大的陨石,压在它身上,使它不敢坦诚。

“我说的一切,你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哪怕是你的亲人!否则,不但你会遭到灭顶之灾,就是你身边的人,也会跟着灭亡。”顿了顿,悲鸣虫说话利落了些,带着严厉的警告。

“天灾虫?你不是悲鸣虫吗?什么时候又变成天灾虫了?”

它叫什么名字,对秦冲来说并不重要。只是,一个好端端的魔宠,眨眼间就变了物种,让他难以适应。

这家伙绝对是悲鸣虫没错。

AMz正‘版)首U发

他依稀记得师傅在绝情峰狼狈的模样。

它是从悲鸣虫王洞里抢出的东西,绝不会有错。唯一的解释,是悲鸣虫在娘胎里面就有了变故,如今它实力增强,慢慢恢复了原有的意识。

“你不用知道。”

悲鸣虫缩了缩脖子道:“你只需要明白,如今的我,本能的不受任何人类控制。我的目标,是一步步的进化完成。不过,你看到的,还只是一个幼体,十分脆弱,连原来万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我的天敌太多了,太需要强者保护。”

“万分之一……”面皮难受的抖了抖,秦冲怀疑悲鸣虫是在吹牛,但又无法反驳。

不过即便是吹牛,想来也不会差。

它现在的实力可是堪比武师啊!不说万分之一,哪怕是千分之一,都足够恐怖了。

这世上到底有什么物种,能够如此可怕。

“我之所以要斩断和你的灵魂契约,是因为不想做魔宠,也不能做魔宠。我不确定要不要跟着你,因为即便是跟随,我们也只能做同伴,最终还是要离开。”悲鸣虫倒是没注意到秦冲的表情。

“同伴?不能做魔宠?”秦冲低喃着重复这句话,整个人变得无比僵硬。

一个不能做魔宠的魔兽,留下来有什么用?说不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逃跑的就是它。

虽然它变异了,但骨子里面的贪生怕死绝不会改变。

“其实要我跟着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告诉我,你能够给我带来什么?”悲鸣虫突然抬头,眼神灼灼的盯着秦冲。

秦冲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心中在急速翻转。

他自然能感觉到,现在的悲鸣虫比他要强大的多。他接下来的答案,将决定它的去留。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贵吗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检查预约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标准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