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科技

艾滋病服刑人员多自暴自弃辱骂恐吓狱警

发布时间:2019-09-14 13:01:13

艾滋病服刑人员多自暴自弃 辱骂恐吓狱警

患有艾滋病的犯人彭某出狱后第二天,满怀期待地回到家乡,看到一大家子人都站在村口迎接,连年迈走路不便的奶奶也被人扶了出来。但当他走到奶奶面前时,他才知道家人不是为迎接他,奶奶一边哭一边塞给他3000元,“村子里人知道你是艾滋病人,都接受不了,这些钱你拿着,不要再回来了”。 艾滋病犯群体是特殊的,除了监狱干警,少有人敢接触他们。目前,广东全省艾滋病服刑人员有数百人,2009年开始集中关押。广东乐昌监狱的艾滋病犯监区是广东最大的艾滋病犯专管监区,集中收押艾滋病服刑人员200多名,一年有家人探望的不超过10个。 夏海波与干警们分享与艾滋病犯人相处的心得 羊城晚报 陈文笔 摄 独自承受 广东乐昌监狱的艾滋病监区服刑人员有一句口头禅:刑期比命长,不要管我。 艾滋病服刑人员杨德军来自四川农村,今年36岁,因绑架罪被判刑12年。进入监狱后被查出患有艾滋病,他以为自己只能活两三年,开始自暴自弃。“知道得了这种病那种滋味没法说。没有得艾滋病之前,想不到生命的短暂。” 杨德军还有3年8个月出狱,“没想过出去活多久,能活一年就够了,我要跟父母和孩子在一起,给父母端个洗脚水,看着孩子成长。年龄大了,才知亲情重于一切。” 2013年,改造表现良好的他将狱中劳动一年所得2000元寄回家,给多年未见的儿子交学费。“儿子3岁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我。家里也只有父母知道我得了艾滋病,在监狱改造,其他人都不知,只说我在外面打工。”杨德军说。 自暴自弃 大部分艾滋病犯人不愿意让亲人知道自己患病。乐昌监狱干警统计,最近两个月入狱的30多名新服刑人员中,每个人都把“病情告知家属同意书”中的同意选项划去了,他们宁愿选择独自承受病痛也不愿告诉家人病情,害怕像一些老狱友那样被家人抛弃。一年中,乐昌监狱专管监区200多名服刑人员中,有家属来监狱会见的不超过10人次。 1983年出生的新疆乌鲁木齐的李路是个高材生,在北方读完大学,曾做过服装设计师,因同性恋感染艾滋病,后因贩毒被判刑6年。 “2010年,因肺部感染,我去医院查血检查出来艾滋病。”李路说,得了艾滋病不敢对父母、同事讲,怕被误解。一个人无法承受生死的沉重,从此开始吸毒贩毒,直至2012年被抓。 “当时对艾滋病不了解,以为得病就没希望了,如果相关知识宣传更多点,让大家知道艾滋病不是这样可怕,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社群新零售
微信小程序申请
个人注册小程序条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