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娱乐

论宋词中婉约和豪放两种风格在美学上的意义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9:57
(渭南师范学院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中文系)
摘 要:在词的发展史上,宋代的词作往往被文论家笼统的分为豪放与婉约两大类。通览两宋词作以及历代关于宋代词风的文论,我们不难发现,在豪放词风与婉约词风这两个大类的基础上还可以进行更为细致的划分;并且豪放与婉约两种词风在美学上明显可以被清楚的认识到其价值与意义。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与揣摩的问题。
关键词:婉约;豪放;风格;美学;标准

宋代词作在北宋初年沿五代之旧习,不出花间词的窠臼。内容题材多是相思闺怨,词风也大都绮靡纤弱。从晏殊、晏几道开始,词风依旧婉约,却显得清丽自然,渐有骨力,词风开始变得健康,但仍不出婉约格调。直到范仲淹描写边塞生活的词作问世,如《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始见豪放词之端倪。后来苏轼终于开创了豪放词的新天地,如《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乃至后来的辛弃疾、陈亮、张元干等豪放词名家辈出,至此宋词中的豪放与婉约两种风格泾渭分明。
后世的文人谈论宋词大都以豪放与婉约来区别对待。这样的划分固然是一种传统,却使得人们对宋词的认识失之笼统,偏颇。再认真了解古代文论,再三涵泳宋代词作,我们不难见出在这两大风格之下还可以进行更为细致、精微的划分。现试论如下:
一、豪放词风在美学上的多元性
豪放风格在美学上所对应的审美范畴是“崇高”。在此基础上,我们再通览两宋名家的词作,发现在这一审美范畴中我们可以大致再细分出以下几种类型。现结合具体作品予以分析:
1.雄浑大气
如岳飞《满江红 》: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1]199
苏轼《念奴娇 赤壁怀古》(上阕,下阕略带感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1]76。
上引岳飞的《满江红》,起句就给我们塑造了一个“怒发冲冠”的英雄形象,在潇潇的雨水初歇之际中独自凭栏,紧接着“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给人以崇高的震撼。下阕“靖康耻,犹未雪”、“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待重头,收拾旧山河”等句表现出来的都是一些阔大的,激烈的情感和意象。整首词给我们的审美感受是直接的,那就是雄浑。何为雄浑?唐人司空图在其文论著作《二十四诗品》中以韵文的形式来表达他对“雄浑”的理解:“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非强,来之无穷。”[2]290可见雄浑是一种内部极充实,外部极丰富的风格。上引两首词,无论是岳飞激愤的报国之志,还是苏轼面对古迹的豪兴大发,在思想上无不是慷慨而丰赡,在遣词用语谐韵方面也是灵活自如,撩人眼目。可谓是胸中有日月,下笔惊风雨,“文”与“质”相得益彰。
2.粗犷豪迈
如:陈亮《水调歌头 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1] 16
上引陈亮词作,当为粗犷之风格的代表。全词遣语磅礴大气,气势粗豪。抒发爱国图收复的感慨与激愤之情比较直率,如天风海雨呼啸而来,而在形象思维的拿捏上则流于粗疏,不如苏,辛。并且造句口语化,如“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诗词风更显粗犷。我们知道,陈亮与苏轼、辛弃疾同是豪放词的代表作家,且他的那种不可一世的豪迈气概甚至可以压倒苏、辛,但在艺术上却略输一筹,使得他的词作虽豪迈却显得粗糙。“崇高是伟大心灵的回声”。[ ]108他有同苏、辛一般的豪迈之气,却没有二人的精神境界和艺术修养。正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谈到的:“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无二人之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捧心也。”[4]22固然不能说陈亮之词是东施效颦,但他的词确实在艺术上不及苏、辛,而表现为一种粗犷豪迈的风格。由此可见,这第二类的风格是豪放但不精细的。
.通脱畅遂
如:苏轼《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1]71

这一种风格的特征是旷达乐观,上引苏轼这首《定风波》便是其中代表。整首词体现了作者在贬谪的宦途中,无畏、豁达的心境,举重若轻,行云流水,豪放之中更饶一种清澈灵动。在这一首词中,像“竹杖芒鞋”、“一蓑烟雨”、“料峭春风”、“山头斜照”这些意象,虽无壮美的观感,却在作者的情感抒发时成了很好的借助,情景交融之中,那种通脱潇洒的心境会清晰的让读者感受到。
4.儒将之风
如:辛弃疾《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1] 09
我们知道辛弃疾是“以文为词”,他的词作不仅雄浑豪迈,并且善于化用古代诗文典籍,使其作品在豪放之中又带着一种儒雅之气。如这首《永遇乐》就用了十几个典故,如“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就是用的三国时吴主孙权的掌故;“寄奴曾住”用的是南朝宋武帝刘裕的掌故;“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是颂扬刘裕北伐的功业。这就使词作显得典雅蕴藉,流溢着书卷气,而通篇的意象与情感又是豪放激越的,不至流于酸腐。由此可见,这种风格的特征就是豪放而儒雅。
二、婉约词风在美学上的多元性
婉约风格在美学上对应的审美范畴是“秀美”。和豪放风格一样,在秀美的基础之上,我们也可以在两宋词作中发现这一风格中更细微的几种不同类型,现结合作品分析如下:
1. 绮丽优美
如:范仲淹《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1]7

“绮丽”一词在《二十四诗品》中被这样描述:“神存富贵,始轻黄金。浓尽必枯,淡者屡深。雾余水畔,红杏在林。月明华屋,画桥碧阴。金尊酒满,伴客弹琴。取之自足,良殚美襟。”[2]290可见绮丽是一种优美清丽的风格,虽柔美,骨力则较为遒劲。上引《苏幕遮》便是这样一首表现“丽语”、“柔情”,却不显得纤巧颓废,通篇意象明朗的词作。词的上阕用“碧云”、“黄叶”、“秋波”、“斜阳”、“芳草”这样一组秋天薄暮时分的意象,给人以明朗清新的印象,没有丝毫晦暗的感觉,这是丽语。下阕抒乡愁旅思,伴以“明月”“高楼”这样静谧的意象,缱绻之思是为柔情。
2.绮靡浮艳
如:柳永《定风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1] 9

绮靡这种风格较之绮丽则显出一种颓废纤弱,柔婉却乏骨力。像这首词中的描写,虽刻画入微,却给人感觉脂粉味太浓,如“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一句,景致浮艳纤巧,取景狎昵温柔。如“暖酥消,腻云亸”一句,更是香艳庸俗,不免坠入恶道。至于所抒之情,则是闺怨相思,露骨消极。
.疏淡自然
如:晏殊《破阵子》: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嬴,笑从双脸生。[1]15

这首《破阵子》,作者用清淡恬静的笔触,描写了晚春初夏的景色,比之绮丽的风格更饶一种轻盈静谧。整首词用“燕子”、“梨花”、“碧苔”、“黄鹂”、“飞絮”这一组轻倩美好的景致来淡抹匀涂这一副晚春郊野的图画。妙语天成,不事雕琢,没有丝毫的做作,这便是疏淡自然的风格。
4.清空骚雅
如姜夔《暗香》: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1] 50

“清空骚雅”是南宋词论家张炎在其著作《词源》中所标举的一种词艺的理想境界。[5]1181他所激赏的词人便是姜夔和吴文英。读这首《暗香》,我们仿佛置身一片雪地,月华洒落,梅影扶疏,暗香氤氲,主人公携一管长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景致清空,情思骚雅。整首词以清冷的意象和丰富的虚词为我们营造了这样一个“清空骚雅”的意境。这种风格比之绮丽则更弥漫一种冰清雪寂的空灵之美。
三、婉约词题材在美学上的价值重估
1.词在封建社会的地位
“词乃小道”,这是古代士大夫对“词”这一文体普遍的看法,而婉约题材的词作更是为那些道貌岸然的文人所不齿。如苏轼批评秦观学柳永作:“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之语。[6]142又如欧阳修之词作与其诗文之格调颇为不符,便有人以为是其宿敌伪作来嫁祸于他。但在这些人的潜意识里也暗暗欣赏词这种体式,且认为婉约为词之正宗。上引苏轼之典故来说明其对婉约词之鄙薄,但苏轼还有另一件轶事却恰恰表露出他对婉约词之欣赏。据南宋俞文豹《吹剑续录》载:“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讴,因问:‘我词比柳词何如?’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6]1 9柳永为婉约词的大家,而苏轼却以幕士将他的词与柳永词并提而感到高兴,这便说明了当时的士大夫对婉约词明贬实褒。这说明在宋代,词这种文体的繁荣已不可阻挡,尤其是婉约词,不仅迎合了市民阶层的口味,也博得一些文人士大夫的青睐。
2.婉约词题材在现代社会的美学价值重估
在封建社会,人们认为“诗庄词俗”,词只是一种俗文学。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标准也发生了变化,以前被认为是俗文学的词也以其细致入微的描写,玲珑的兴象,典丽的词句而成为一种高雅文学。词的婉约题材也从人们的潜意识的认可,而转为公开的接受。我们认为不管是豪迈宏大的题材,还是婉约琐碎的题材,只要写得生动形象,趣味健康,都是好的作品。正如王国维认为的,只要读者觉得“沈挚动人”,“精力弥满”,[4]24那么“‘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4]10在现代社会,婉约词不仅是古代文学的珍品,也同样是能陶冶,滋养我们现代人的佳制。
四、关于婉约词风与豪放词风的审美标准问题
在美学史上一直贯穿着几个经典性的问题,美学的研究似乎也总是围绕着这几个问题展开的。如“美的本质”问题、“形象思维”问题、“典型人物性格”问题、“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问题、“审美标准”问题。[ ]641而涉及到婉约词与豪放词这两种风格,笔者以为更多应去探讨其各自的“审美标准”问题。首先,我们要有一个准绳,那便是马克思主义美学观。马克思主义美学观认为:审美标准是绝对性和相对性的统一。凭此准绳我们来对这两种词风进行审美标准问题的分析:
1.豪放词风的审美标准问题
(1)相比婉约词对应的“秀美”这个审美范畴来说,豪放词所对应的“崇高”是与之对立的。如“杨柳岸,晓风残月”之对应“大江东去,浪淘尽”。
(2)在一定条件下,豪放风格又是相对的,如“通脱畅遂”就比“雄浑大气”多了一种轻盈。如苏轼的《定风波》与岳飞的《满江红》相比。
2.婉约词风的审美标准问题
(1)相比豪放词对应“崇高”这个审美范畴来说,婉约词所对应的“秀美”是与之相对立的。例同上。

共 627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为我们普及了宋词中关于婉约和豪放两大词风的 演变和划分的一些常识,接着选取有代表性的经典诗词,详细解读了豪放和婉约风格的诗词在审美上的特点,让读者感受不同词风或雄浑豪迈或秀美柔婉的美感。宋词在我国文学史上的绚丽地位,随着时代的发展,美学价值得到重估,是古代文学的珍品。文章参考了诸多文献,让读者对宋词的风格和美学价值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全文详细客观,读后受益匪浅,关于宋词美学的研究和讨论非常值得期待。推荐大家阅读欣赏。【编辑:琴声悠扬】
1 楼 文友: 2014-09-09 22:45:14 宋词盛宴,受益匪浅。
欣赏优美博学的作品赏析,期待更多精彩。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急性腹泻使用哪种药物
幼儿中暑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