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健康

玉羽仙妖 第三十四章 妖王夜麒的二三事(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1:29

玉羽仙妖 第三十四章 妖王夜麒的二三事(上)

巫山,似一座长在云层之内的一座仙山,当然这是从一个凡人的肉眼凡胎看来,那座山终年被云雾萦绕,根本看不到上山的路,有那好事者,曾找到山脚下的那颗青松树,沿着茂密的树桠而上,去时信心满满,终是再也能回来。

有人说,这山内有神仙在修炼,定是看上去之人勇气可嘉,所以收下他,一道修仙,登极乐之地去了。

也有的说,那座山上哪里是什么云雾,明明是被妖气所遮蔽,那上山的人之所以没能回来,是被妖怪当作猎物吃掉了。

千百年来,众说纷纭,从无定数,也有一个浪漫的版本,说有一人间帝王,无意中来到巫山,得见巫山神女,惊为天人,随之向神女诉说衷肠。奈何神女一心向道,怒而斥之,帝王日日思念,相思成疾,他的所有相思都化作飘渺而不断变化的烟云,终日萦绕在巫山上留恋不去,天长地久,就是的巫山之上终年被云雾所扰

,高不见顶。

传说只是世人美好的想象,可对于妖王夜麒来说再也没有比巫山更适合的藏身之所,他手下那千余名妖怪,只要是没堕魔的,都藏身在巫山终年氤氲的云雾里。

没错,妖界的入口便在这巫山之上,从前多少捉妖师来到巫山,还未找到妖界的入口,就以被烟云吞噬,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可生食这些人的骨肉。

他与巫山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只要他做的不太离谱,连天界也对他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干年来。天界也的确派来很多说客,希望妖王可带着一众妖魔修身养性,最终得成正果。

可夜麒没这样的打算,现在这种状态最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天老大,他老二。如此甚好!

夜麒想的出神了。香案之下,正在乱舞的纤细身影搅得他心痒痒的,他随手抓起案上的的酒壶一饮而尽。

猛然起身。坐下的四位魔王正一人抱着一貌美如花的妖女畅饮。见他摇摇晃晃起身,很是茫然的看着,妖王似乎很少近女-色

从那只蝶妖,用尽最后的灵力渡回传音茧之后。他就更是清心寡欲了,不管手下妖魔如何四处收罗美貌的人间女子。抑或美貌的女妖,他总是意兴阑珊,从不在意。

今日倒是有几分醉意了,就这么摇摇晃晃乱入妖女舞蹈的队伍里。

妖女个个身姿纤细。美貌如画,如蛇一般将夜麒团团围住,夜麒只觉得有一*的香气不断上涌。他随之一手一个抱住靠的最近的两名女妖。

女妖吐气如兰,这魅惑的香气。正是熏得夜麒头晕脑胀,不由自主的在两女妖脸上亲了一口。

边亲边露出放肆的笑意,坐下的四大魔王,这才相互点了点头,夜麒额间一抹黑色的莲花印记,闪了几闪,颜色稍微深了一些。

那二魔王冲着大魔王竖起大拇指“大哥,你真是料事如神,没想到,这群狐妖的魅惑功夫,居然这样轻易的已让大王堕魔!”

大魔王一边喝下身边妖女送上的美酒一边道“人间得意须尽欢!这是人间的说法,对于我们妖来说也是一样,只有最终堕魔,才是正途,难不成要听天界那些老头子啰嗦,非要修仙不成?”

三魔王、四魔王纷纷应和“大哥说的太对了,有仙人便有妖魔。这是规律,难不成都做了仙人,那仙也就不是仙了!”

“三弟,说的是,大哥敬你一个!”

“多谢大哥!”

“大哥说的极是。既然大王如今已然开悟,我等还是莫要打扰他的好!”

四魔意见统一,各自拥着一妖女退了出去

夜麒虽是身在众妖之间,左拥右抱,可四魔的话却句句入耳,心里不觉得泛起一层酸涩之意,对于继续舞蹈也没了兴致。

那妖女终是得到冰山一般大王的青睐,更是一个个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博大王一笑。

夜麒却厌烦的一摆手都下去吧!

众妖女见状无人敢出声,化作一道腥风转瞬无踪。

夜麒举起酒壶想要一醉解千愁,谁知酒壶里再没半滴酒液流出。

他气恼的将酒壶丢到一边,靠在躺椅之上“来人,上酒!”

话毕,只见一抹青色的影子走上来,斟满酒杯,双手奉与他“大王,酒只能暂时麻痹并不能解忧!”

夜麒直觉这丝妖气带着点点花香,他不由自主的将来人抱在怀中“蝶儿,你回来了?都是我的错,我错了,你不要再离开我的了!”

怀中人儿轻叹一声“大王,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您的蝶儿的,说着挣扎开去,可并没有跑远!”

夜麒微眯着眼盯着眼前的小妖,眉目如画,外衫是青白色,头顶带着一只类似雪花的发冠。

“你?新来的?”

“小妖雪心,已侍候大王五年了!”

“这样久了?抬起头来让本王看看!”自称雪心的小妖轻抬头,夜麒突然怒起,一巴掌打在小妖的脸上,小妖也不避让,白嫩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个巨大的血手印。

夜麒对着跌坐在地的雪心道“你不过是她的影子,凭什么到本王面前诱惑本王,居心何在?”

雪心倔强的抬着头,轻声道“雪心并没有诱惑大王,只希望替蝶儿姐姐,好好照顾大王”

“照顾?”夜麒突然靠近雪心那张红肿充血的脸“你想怎样照顾?”

“这样吗?”夜麒突然在雪心脸上亲了一口

雪心另外一侧脸孔同时涨红“大王,雪心只是影子!”

“影子,也有如此大的魅惑之力,你是不是应该庆幸!”

“这是雪心的悲哀!”

夜麒心内一动,却没有一点怜惜的将雪心拉进,恶狠狠的吻了下去,雪心周身散着清凉之意,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夜麒不断加深这个吻,好一会儿,。雪心就要窒息了,这才放开,雪心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怎样,这就是你要的吧!”

雪心喘息着“大王,你不要如此作践自己!”

“哦,你觉得本王在作践自己,那我作践你如何!”说着一手扯开雪心的外衫,雪心还不待反应,青白色的衣衫,已被夜麒抛远,在半空中似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儿。

夜麒并没有看到雪心眼角一滴泪划过,他埋在雪心雪白的脖颈之上辗转亲吻,雪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夜麒低吼一声,一下子将雪心压在身下,扭过雪心的脸,毫不客气的进入她的身体。

巫山氤氲的烟气终日不去,雪心站在巫山最顶端,朝下看去,只觉得世间之大,似无自身的藏身之所。

身后一个轻哼响起,雪心回头,被一瘦小的小妖抱在怀中,雪心挣扎着脱离“我已是妖王的人!”

“雪心,我们离开这里吧,去过自己的日子!”

雪心摇了摇头“我答应蝶儿姐姐要做她一辈子的影子!”

“够了,你别再自欺欺人,你明明爱上了他!还不肯承认!”

“不,我没有!”

“你有!~”

雪心轻叹一声“有与没有都不重要了,从此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他!”

“雪心,你好绝情!好,好的很,我得心意你从来不在意,却甘心成为妖王的玩物!”

“不是,陈希,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影子,能成妖已是意外,我是带着蝶儿姐姐深深的思念来到这里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不会离开!”

“够了,别再把自己说的那样高尚,雪心,我陈希在此发誓,终有一天我会打回来,我要把你抢回来!”

雪心凉凉的笑“怎么抢,人和心都是他的,要怎么才能抢得回来?”

陈希仰头大笑,你等着,转眼间已没了踪迹。

雪心站在巫山顶峰,朝下俯视,远远望去,像极了巫山神女,阳光折射在她身上,她有些不适的紧了紧衣衫。

昨日的重重犹在眼前。从此后,她再也不能离开巫山,这里便是她的皈依,也是她的坟墓!

夜麒自宿醉中醒了过来,空气中似乎还流着昨夜疯狂的气息,隐隐的有丝丝清凉之意,在鼻端徘徊不去。

夜麒突然想起昨夜在自己身下,不断瑟缩的小小身体,那个样貌与蝶儿一般无二,性格却千差万别的小妖—蝶儿的影子。

那张没有悲喜的脸上似乎有一滴泪划过,可他却没有半分怜惜,如此残忍的巧取豪夺。

那只小妖是如此的安静,一声都未出,默默的承受着自己给予的所有痛苦,想到这里,夜麒的头剧烈的疼了起来。

外间有人来报“大王,石妖陈希在外面闹着要见大王!”360搜索Μ-/.玉羽仙妖更新快

“这么早!”夜麒不悦的起身

陈希被大魔拘着,跪在当地“放开他!”

“大王,陈希他疯了,见谁都打!”

夜麒妖异的笑道“这是不是大魔王你乐见的,最好整个妖界都划入魔界才好呢,是不是!”

“属下不敢!”

“不敢?”夜麒绕着大魔王站了一圈“你最好不敢!”

大魔王垂下眼帘将所有的神色都掩映其内,他的手却还压在陈希的身上。

长治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丽水妇科医院
武威治疗盆腔炎费用
长治治疗阴道炎方法
丽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