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鲁木齐信息网 > 体育

法院参与煤矿整顿是不务正业

发布时间:2019-11-30 13:20:33

法院参与煤矿整顿是“不务正业”

最近的两则报道令笔者感到奇怪:由于近一段时间屡屡发生重大矿难,各地都在整顿煤矿,其中,有个地方由主要行政领导带队,公、检、法等多个部门共同参与,对当地煤矿进行拉式清查,对存在隐患的煤矿责令停产等。而另一个地方正在进行严打,法院系统在政府等部门的统一指挥和部署下,在闹市区公审刑事案件,更有不少死刑犯被警察从公审现场直接拉去刑场执行枪决。

显然,法官的上述行为都是在其他权力部门的指挥和组织下进行的。法官为什么要参与行政机关的整顿煤矿活动?出现矿难,暴露了煤矿安全环节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对其清理整顿是必要的,但是,这个时候并没有发生任何与司法裁判活动有关的事情,不管清理还是整顿,乃至采取炸毁问题煤矿等极端措施,只要相关权利人未诉至法院,此时也仍然属于行政性权力的行使阶段,与司法和法官无关,法官参加属于政府职权范围内的行政活动,于法无据。

在法治社会下,政府的任何行政行为都可能引起诉讼,查封、炸毁煤矿等活动也不例外,法院作为一个集体参与其中,一旦引起诉讼,法官们如何能够保持中立?在煤矿安全整顿工作中,政府可以调动公安机关的人员参加,但不能抓检察官和法官的公差。换言之,检、法部门参与这种工作,不仅与其自身职能相悖,而且是严重的不务正业。

对于法院为什么要在闹市区进行公审,这是法院的主动行为还是被动行为?这个问题既复杂又简单。如果这是法院的主动行为,那动机是什么?是为了取得杀鸡儆猴的震慑犯罪效应,还是为了在街头上向老百姓普法?从司法权的构成来看,无论是震慑犯罪还是普法,这都不是审判机关的职能,那是司法行政部门干的事情。根据宪法和法院组织法的规定,法院、法官由同级人大产生,对其负责,从法律上与行政划清了隶属关系,但由于长期形成的惯性思维和制度设计上存在的弊端,很多政府官员至今仍然将法院视为其下属单位,也使得司法存在着严重的泛行政化现象。

上述问题表明,司法权在整个权力体系中处于从属地位,被迫在行政权力的指挥棒下四面出击,介入各种社会事务,为政府部门的工作而奔忙。他们不仅要满足于像计划生育突击、催款收粮、强制拆迁等政府的执法行动,而且还要跟政府部门一起,上街打扫卫生、做好事等。不可否认,行政权力的行使,具有服务于一时一地工作需要的短期功利主义目的,但功利主义却是司法的大忌,与司法权的性质背道而驰。在现代社会,如果认为街头公审就是送法下乡、送法上街,那是对严肃的司法权的亵渎。

简单地说,司法审判活动主要是通过对各种利益争端进行裁判,使被损害的权利得到救济,并且通过行使司法审查权,对行政权力加以约束和控制;而法官就是一个消极的、被动的、中立的、独立的裁判者,任何时候都必须恪守不告不理的权力行使原则。这就决定了审判是一项不同于其他权力的专门活动,法官需要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中这个环境只能是法庭冷静地倾听诉讼各方的观点,进而做出客观判断。而在街头随便搭个台子就开庭,一边是象征正义的法槌、威严的法袍,一边是乱哄哄的街头,这不仅违背了现代法治精神,而且使严肃的审判活动沦为街头话剧,导致司法的庸俗化。

稿件来源:中国青年报

激光设备
新手
食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